老挝 – 百万只大象的家...还是有蓝宝石

老挝

在东南亚国家老挝有一座景色难忘的小山。在一个晴朗的日子朝北看,你可以窥探缅甸茂密丛林的山区。 中国和越南潜伏于丛林的阴影内,刚好在人们的视线外。山下流着亚洲最大的河流之一 – 磅礡的湄公河, 泰国就在对岸。在百多年前,有一个农民在河流的淤泥中找出一样不寻常的东西。

内陆国老挝 [1]位于泰国和越南之间。由于是山区国家,老挝很多地方仍然是与世隔绝。但这情形正在迅速 变化。一度被称为百万大象之土地,今天已成为铜和黄金的主要生产地... 还有蓝宝石。

Map of Laos showing the location of the sapphire mines.

图 1:老挝地图显示蓝宝石矿场位置。点击图片查看大图。地图: Richard W. Hughes & Donekeo Intavong

地点

在老挝主要的蓝宝石矿床位于班会赛(Ban Huay [2] Xai, Ban Huai Sai; Ban Houei Sai)。 [3]会赛坐落于老挝湄 公河河畔,正正在泰国市镇清孔的对面。这就是恶名昭著的“金三角”地区,是泰国,老挝和缅甸的接 壤。这里曾经一度是鸦片和海洛英的产地,而如今已成为著名的旅游胜地。是老挝博乔省的省会。一条横 跨湄公河连接清孔和会赛的桥正在兴建中,将为中国, [4] 老挝和泰国提供一个直接的联系。

Rough & cut Lao sapphire

图 2: 这颗 2.14 克拉的宝石就是会赛的优良出品,旁听是另外一颗 11.29 克拉的斑驳彩晶,也是会赛的出 品。点击图片查看大图。摄影 : Wimon Manorotkul

 

矿场的历史

1890 年, [5] 缅甸掸邦〔Shan〕人在泰国清孔发现了“nin”(黑尖晶石,刚玉的副矿物),而在湄公河对 岸就是老挝的会赛。以一如以往的耐心,他们仔细勘探,最终发现了蓝宝石。

有关蓝宝石在会赛被发现的最佳纪录,应该是来自 Herbert Warington Smyth 〔b. 1867; d. 1943〕。当时 Smyth 受聘于暹罗矿业部,向泰国国王报告在清孔发现的新宝石矿,他在 1893 年 2 月到达矿山:

于来自北方一条相当大的支流流经的Nam Ngau,找到在几个玄武岩层之下含晶石的砂砾层。左岸的山坡则 显现更低更遥远,由深色的晶岩组成,其确切的矿物特征,则尚未能确定,似乎被发现含晶石的砂砾层的 源头都是沉积在河流流经之处。砂砾层的平均厚度的 5 到 20 英寸,包含石英和上述晶石。覆盖着的是一层 红色黏土,其平均深度为 10 英尺,这些缅甸人会在晶石所在处出现,挖掘大约 10 平方尺的大矿坑。他们 会用一支削尖的竹子来确定砂砾层所在处,但有时不一定发现得到。

在附近进行了探索多年,大约两年前,第一次发现可出售的砂砾石层;缅甸人一直依赖以维生的一种称为 “nin”的黑色的小石头,后被证明是黑尖晶石,并且总是可以在其附近找到蓝宝石。当在河水冲洗砂砾 时,就不难发现这些小晶体,的确需要下苦工和花时间来寻找砂砾层,但蓝宝石就在附近,即使可能已有 部分被侵蚀了。“nin”已被发现多年了,现在我看到有超过 200 人在收获他们永不言倦的耐心的回报。我在流淌在 Nam Ngau 和 Hoay Pakham 左岸的河流发现“nin”和砂砾层,这里大约距离 Chieng Kong1 英里, 是重要的作业地点。

除了在 Hoay Duk 有一条小河流在 Hoay Pakham 对面之外,右岸并无任何明显的迹象,只能找到少数 “nin”,而且这里看到并没有水可作水洗程序。在Hoay Pakham的东面和北面,我再次看6条以上小河流 动,从这边我曾提及的砂砾石的源头,流入 Nam Hau,最终到达湄公河。这些地区都很丰腴的,在一个地 点缅甸人曾经修建了竹子村庄并清理出一片空地,但经过两个星期的工作,这些地点会因为可怕的健康条 件、深入丛林山谷,很难到达商店等原因而被放弃。

至于我本来期望能发现的红宝石,从我自己的观察,并随后与挖掘人士的谈话,我很快就看到,不仅没有 被发现过,在 Chantabun 或缅甸也没有任何红宝石的迹象。一年前暹罗政府派来一位的官员,打算想探勘 和报告这地方的情形,他看到一些小的石榴石,以为它们必定是红宝石,想着自己一定能得到擢升。于是 他用70卢比买了颗很小的缅甸红宝石,和他在Chieng Kong的报告一同呈交。当然,满怀希望的人已获得 处理:我担心他是在丢人现眼。

H. Warington Smyth, 1895, 暹罗湄公河上游的笔记本,,

Gem digger’s huts.

图 3 : 宝石挖掘者的小房屋 Smyth, 1895

虽然自 1890 年代起一直在会赛有所发现,但由于宝石的尺寸太小,希望从来没有完全实现。直到 1960 年 代,一些实在但小规模的开采在进行中。像许多其它的蓝宝石矿,现代的热处理使混浊或暗淡的晶石变成 可销售的宝石。因此,在 1970 及 1980 年代我们看到了会赛蓝宝石矿业小规模的复兴。

自 1960 年代起,许多公司都趁机参与业务,包括捷克、韩国和泰国,而一名法国矿工甚至潜到附近湄公河 的排水口找寻宝石。但由于老挝多数的蓝宝石都很小,并因为有来自锡兰较大的加热“蓝色”蓝宝石充斥 市场,市场对老挝的宝石没有多大注意。

1994 年,Bjarne Jeppesen 和他的妻子 Julie Bruns,与一位老挝出生的美国人 Somkhit Vilavong 成立了老挝宝 石开采公司(GML)。他们被老挝政府授予 15 年的在会赛开采的特许权。这可是一间运气欠佳的企业,结 束时与Bjarne Jeppesen和他的妻子在贪污指控之下逃离这个国家。他们管理人Kerry and Kay Danes后来更 在高调的情况下被捕,几乎引起了老挝和澳洲的外交风波(他们最终获得释放)(Hughes, 2002)。2000 年,老挝政府终止了 GML 的采矿权,然后将之国有化。

进入

到 2006 年为止,该地区仅有的采矿活动是由当地人偶尔挖掘。后来老挝政府将采矿特许权授予台湾商人 Simon Hsu。他成立了中矿资源有限公司(SinoRMC)并开始运作。继勘探计划之后,全线生产于 2009 年 12 月正式激活。公司拥有另四个矿权,位于 Huay Nam Hoor、 Huay Sala, Huay Mone and Huay Tap – 另外 在 Huay Hong Nheng 一带亦正进行勘探中。

SinoRMC 与澳洲最大的蓝宝石矿业已签订了生产协议。加上老挝的矿场,SinoRMC 每月可生产约 200 公斤 蓝宝石原石,成为是世界上最大的宝石生产商之一。

老挝博乔省 Ban Houai Sai 蓝宝石矿床的地质

就像在澳洲、中国、尼日利亚、泰国、柬埔寨和越南的蓝宝石矿床,会赛的蓝宝石来自碱性玄武岩流的次 生矿床(Bernard, 1975; Vichit & Vudhichativanich et al., 1978)。

大约在 45-55 Ma〔百万年〕前欧亚板块和印度板块的碰撞,导致印度支那、中国和阿穆尔板块的移动,引 起欧亚板块、太平洋板块及澳洲板块三元交界处的干扰。这个干扰产生了暹逻湾,南中国海和安达曼海 域,以及引致之后印度支那和中国南部的延伸(Fedorov et al., 2005 & Bunopas et al., n.d.)。

The three gem-bearing layers in the Huay Xai area

图 4 : 会赛地区含宝石之三个石层。点击图片查看大图。 摄影 : Flavie Isatelle

这些伸展系统是中国东南部和印度支那新生代火山活动的源头。42–24 百万年和 16–0 百万年期间,在印度 支那曾经发生两次新生代岩浆活动(Wang et al., 2001)。最近的一次就产生了会赛的蓝宝石矿床,原因是 已改变和亏损地幔减压熔融所造成。由一个伸展系统导致岩石圈减薄了亦爆发出流体化的火成岩。

该地区坐落在掸-泰间的克拉通块已在石炭纪时期发生折曲、断裂和倾斜,然后在新生代隆起上升 (Sutherland et al., 2002)。

对锆石中包含蓝宝石进行了的分析,显示有大量浓缩重稀土元素 (HREE) 和铕(Eu)的耗尽,以及碱性长 石晶的存在,表示饱和碱性硅酸盐熔体结晶发生于地壳下层附近 (600–900 和 25–40 公里深处) (Sutherland et al., 2002)。事实上,会赛蓝宝石被认为是如此被送到碱性玄武岩表层。Huay Nam Hoor、 Huay Sala、Huay Mone 及 Huay Tap 和勘探中地区 Huay Hong Hneng 都位于含宝石的玄武石源头附近。

Sutherland 于 2002 年研究了会赛蓝宝石的报导,指出因宝石没显示任何明显的刮痕或河流搬运造成的瑕 疵,故此源头必定接近矿源,而且是属于残积矿床。

会赛蓝宝石位于冲积层,表层土下 30 厘米和 1 1.5 米的覆土。我们知道共有三种不同含宝石层,最丰富的 位于最深的一层。每个可采用的土层的成分都不同,越深层具越丰富的高岭土和砖红壤损耗。可采用的土 层厚度在不同地方有不同变化,甚至不存在。不过,底层似乎永远是最丰富的和最薄的。偶尔会在含宝石 层发现一层厚厚的砖红壤,由于那里没有蓝宝石,所以不会以水洗工序处理。

黑尖晶石和锆石的密集度,往往和蓝宝石的密集度和数量没有任何关系。许多收集到的宝石质素很好,只 是大部分都是小颗的。越往下层蓝宝石的大小会下降,因此,第三层比第一层包含更多的小的宝石,反之 亦然。宝石的质量也一样:第一层含有 50%的高质好石,第二层 40%而第三层 30%。相对于蓝宝石的密集 度这刚好是相反的。

At SinoRMC’s Huay Xai mine site, farmland is cleared for mining

图 5 : SinoRMC 在会赛的矿场,农田被清理作开采之用。 点击图片查看大图。摄影 : Auslan Ishmael

宝石成品的尺寸及质量

老挝蓝宝石切割后一般可达两克拉,大部份为 3 毫米或更小。老挝蓝宝的色彩相当不错,由中度至深蓝 色,另有少量的黄、绿和黑星蓝宝石,而这些品种占不足 1%的生产。其它副矿物包括红色锆石和黑尖晶 石。传统上这些宝石通常被送到湄公河对岸在泰国发售。

采矿业:现代社会的基础

事实上,任何开采活动都会对环境和当地社区造成破坏,SinoRMC 在会赛的矿场也不例外。最重要的是如 何将破坏减至最低,将效益提升至最高,从而使收益超越成本。这个概念是在世界任何地方开采的关键。

我们对日常使用到的产品有理所当然的想法,因为它们是如此的普遍,我们从没有认真地想想它们如何被 生产。让我们退一步,然后沉思片刻。

计算机和手机需要多种材料来生产,包括硅和铜来生产微型电路,以及稀有元素镓和钽。事实上,几乎所 有我们今天倚赖的电子设备,其生产原料都是从土地通过开采挖掘而来。我们身边的金属和塑料也一样。

显然易见现代社会的确需要采矿,没有从地球提取资源,互联网到 iPhone 都没有可能存在。然而就本质而 言,开采过程是一种破坏。矿业扰乱了土地,造成污染。

这是个矛盾 - 我们需要采矿,但开采带来了不良的后果。我们该怎么办?答案是明确的。采矿需要以最环 保的方式进行,就是这么简单。

宝石生态学:平衡社区和环境的需要

在会赛农业是地方社区的经济支柱。为了能成功开采,我们必须确保当地农民得到适当的补偿。

重点是要找到一个公平的制度来提供了作业地区的经济利益。这不仅包括金钱的补偿和土地的恢复,我们 更提供就业和培训的机会。我们的目标是要确保环境能恢复到原来的状态,而土地使用者亦能在过程中获 得利益。我们认真地对待这个由 University of Vermont 的 Saleem H. Ali 及 Sally Dickinson DeLeon 提出,被 称为“宝石生态学”的概念,重点是要平衡宝石开采的成本和效益。

While mining takes place in the background, a farmer plants the first seeds of rice on his newly reclaimed land

图 6:背景是开采正进行中,农民在复修后的土地第一次种植稻米。 点击图片查看大图。摄影 : Richard W. Hughes

土地补偿和复修

我们的采矿特许权完全位于农田上,没有任何林木需要被清除。当地的土地使用者,就是靠种植稻米的农 民,他们许多代人不仅倚赖这农作物为生,更是他们的收入来源。由于我们的采矿方法是浅露天/坑道采 矿,在开采期间农民将失去经济收入。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我们在土地使用方面提供了金钱上的补偿。这些方案必须得到农民和当地政府的一致 同意,并确保农民的需求不只得到满足,而是更优于其所需。

没有土地的回填,补偿是无法完成的。因此除了金钱上的补偿外,我们将所有矿区恢复到原来开垦的面 貌,即一旦开采完毕农民就可以再次耕种或饲养牲畜。此外,我们细心监察回填后的土地三年,帮助农民 处理任何问题。

培训与就业

我们两个成功的领域就是培训和就业。在我们老挝矿区,95%的工人都是来自当地的社区。从行政管理到 勘探、挖掘、筛选和切割,员工所获得的技能通常都适用于其它行业。

Sapphire being preformed at SinoRMC’s Huay Xai factory. Over 95% of our employees are drawn from the local community.

图 7: 在 SinoRMC 会赛的工场,蓝宝石经预先处理成形。这里超过 95%的员工都来自当地社区。 点击图片查看大图。摄影 : Ryan Libre

Sorting rough sapphire at SinoRMC’s Huay Xai operation. SinoRMC is one of the largest private employers in Laos’ Bokèo District.

图 8:在 SinoRMC 会赛的工场筛选蓝宝石石胚。 SinoRMC 是老挝博乔省其中最大的私人雇主之一。 点击图片查看大图。摄影 : Ryan Libre

文化意识

无论去到那里,宝石矿工是客人身份,而且必须尊重作业地区当地的文化。为了实现这一个目标,我们的 矿业管理层务必参与当地节日和支持当地的风俗。获得他们的尊重不仅有利于我们的运作,更能令它和当 地社区和谐共处。最后,SinoRMC 在老挝运的关键不是建基于施舍,而是以尊重的方式听取当地社区的需 要和关注。这样,我们才能保证双方的利益。

IS—InSapphire : 宝石的新方向

从一开始,SinoRMC 的管理层就意识到创新思维才可以将使老挝蓝宝石具市场竞争力。由于开采到宝石属 于较小颗,崭新的处理手法是必需。由此,IS(InSapphire)的概念诞生了。InSapphire 代表了一种全新的 方法来处理的宝石,带他们走出了珠宝领域和进入非传统产品。下面的项目,是其中两个 InSapphire 创新 概念的例子。

Two products from SinoRMC’s upcoming InSapphire line—New directions in sapphire.

图 9: 两个 SinoRMC 即将推出 InSapphire 系列的产品 – 蓝宝石的新方向。点击图片查看大图。摄影 : Wimon Manorotkul

The Royal Mekong Sapphire

一粒沙中看世界,一朵野花见天堂。
将无垠,握在掌中,见永恒,于顷刻间。

William Blake, Auguries of Innocence

坐在位于会赛市 SinoRMC 的山顶办公室的阳台上,一个看上去出来后,图片完美的全景。当太阳落山时, 泰国方面,强大的湄公河卷向大海。到后,一条道路,不久将连接老挝和泰国均与中国蛇关进绿色山丘。 变化是在空中。

然而,有些事情永远不会改变。有鱼在河里和大米的稻田。一百年前,一个农民达到一成的水稻田,拉起 了一把蓝色的石头。

在当今世界,美的几乎总是短暂的,蓝宝石有一个神奇的是已经持续了数百万年来,从地底深处的火热的 出生给他们的爆炸驱逐到老挝葱茏景观。随着蓝色的颜色暮色,他们是一个崇高的宽限期,提醒人们,有 些事情超越。

伸入稻谷和接他们回家。擦拭泥了。看到了吗?所有的创作融合成湛蓝的鹅卵石。您现在持有无限的手 掌。

The Royal Mekong Sapphire. From Laos, with love.

图 10: The Royal Mekong Sapphire. From Laos, with love. 点击图片查看大图。
摄影 : Richard W. Hughess

 

References

Tumbled Lao sapphire from Huay Xai. While the size of the Lao sapphire tends to be small, the color is just beyond nice.

图 11。老挝会赛打磨过的蓝宝石。虽然老挝蓝宝石往往较小颗,但颜色非常之好。点击图片查看大图。摄影 : Wimon Manorotkul



[1]    Laos is a plural French/English corruption of the more proper Lao. Similarly, the capital, Vientiane, is a corruption of Wiang Chan (literally ‘city of sandalwood’).

[2]    Huay is Lao for “stream” or “torrent.”

[3]    In addition to Huay Xai, a deposit of dark blue sapphire exists in southern Laos at Attapeu.

[4]    Bokèo means literally “gem mines” (bo = mine; kèo = gems or glass)

[5]    Bernard (1975) lists this date as 1880.